第七十一章:封印手法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这突然的变故使得巧儿大吃一惊,莲花手杖对着一路烧上来的紫色火焰一点,一朵朵白色纯洁的莲花浮显,总共有十余朵之多。这些莲花挡在巧儿面前,当那紫色火焰燃烧上来之后,直接将前面的三朵烧焦,到了第四朵才总算减缓了攻势,但勉强还是将第四朵也烧焦。

    再之后,紫色火焰攻势锐减,第五朵莲花被烧焦一半之后,总算将火焰抵挡住了。

    火势烧不过去,紫色火焰仿佛带有灵性似乎,居然开始往回退缩。

    巧儿眼见十余朵莲花直接被烧毁了五朵,心下骇然,但在看到紫火退却之时,却又怒火中烧,手杖一挥,余下的莲花“嗖嗖嗖”地直接向炽竹打了过去。

    刚才因为情急之下又是竭尽全力的一击,再次导致体内神力几近耗竭,这会儿炽竹已是气喘吁吁,两条腿也不由自主地开始发颤,随时都可能会倒下去。

    青光绳虽然被紫色火焰燃烧着没法再向前一步,但余下的莲花却是攻势迅猛,誓要将他直接击毙于此。

    巧儿已经不敢在留下炽竹的命。

    本来她打算用炽竹来作人质,逼迫榭蓝就范。但现在一个照面之下,却发现小小的紫色彩皇竟然都能跟自己打成这样,要是让他继续下去,早晚会成为自己大敌。

    与其留一个敌人,不如直接将其抹杀于此。

    洁白的莲花,却也是嗜血的恶魔,炽竹内心在挣扎,到了此刻,唯有将最后的底牌亮出来。不过幽冥雪狼终究没有出现,只听一声“月光斩”的厉喝,炽竹只觉得眼前仿佛一片黑暗,但这黑暗之中,却有几道耀眼却又凌厉的光芒。

    只是眨眼之间,一切又恢复正常。

    站在炽竹面前的,正是一袭黄衫的夏莺。

    夏莺冷冷地盯着巧儿,手里一把精致的弯刀,那几朵莲花已被这把弯刀斩成了碎片。

    “夏



(第1/3节)当前591字/页

前章提要:。。。己原本的空间袋就被继承来的空间袋世界吞噬了,里面所有的物品,全都消失不见。” “这样的吗。”炽竹想了想,半年之后,自己也还是个紫色彩皇,空间袋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到时候如果那个人皇依然还是坚持要将他的空间袋世界赠与自己的话,那么就先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就是了。至于自己的空间袋,既然已经有了一个人皇打造好的风景优美的小世界,自己的空间袋被吞噬也没什么影响。 “炽竹小友,你是遇到什么事了吗?”奭又开口问道,炽竹刚才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没什么,本来我对神界的事还是一知半解,什么都不懂,所以脑子里就突然冒出了许多想法,所以才问了这么个问题出来。”炽竹急忙解释道。倒不是他不愿意告诉奭王事情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他答应过这件事暂时不能告诉别的任何人。就连榭蓝与涟依,他也一点没有透露过那位人皇要将自己的空间袋小世界赠送给自己的消息。 从他的表情与口气里,奭已然明白他是。。。。。

后章提要:...。 感受着夏莺柔软而温暖的手,炽竹一时有些不愿意放开,内心那种感觉也很奇怪,让他有些眩晕。 他克制住内心那种奇异的感觉,然后开始想涟依,她的身影,她的声音以及她的笑脸。直到涟依的一切沾满了他的脑海之后,他才暂时忽略了眼前的夏莺。 走了很远之后,夏莺才松开手,回头一看,发现炽竹一张脸红得像什么似的,于是忍不住笑道:“炽竹哥哥,你想什么呢,还在想刚才那个女人呀?” “呃……没有没有。”炽竹连连摆手,“我怎么可能会想她。” “那你脸红什么?”夏莺问道。 “我才没有脸红呢。”炽竹急忙否认道,但下一秒就感觉到脸色像是有阵在扎一样的感觉,于是又急忙解释道:“可能是天太热了吧。” “切。”夏莺无语地回道,接着,她忽然又问道:“对了,炽竹哥哥,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炽竹心里一跳,隐隐猜得夏莺要问什么。 “就是飞翼哥哥,他真的喜欢你的那个榭.....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扭曲,也没有尖叫咆哮,而是高高跃起,跳到了珵蓟的身上,接着飞快地蔓延,眨眼之间,便已将珵蓟整个身体覆盖,像是一层漆黑的铠甲。 珵煜擦去眼角的泪,心中的愤恨越加的浓烈。 他不能输,也不能死。或许父亲已经“走”了,但是他还要活下去,至少要杀了那个黑袍人,为自己的父亲报仇。 剑光闪,人已动! 珵煜狠下心来,说服自己眼前的人早已不再是自己的父皇,而是魔族的怪物。他现在唯一的生路,就是杀了眼前这个魔族的怪物。 在这幻象空间内,珵煜不再担心皇宫以及皇宫内或是周围的人,佛莲幻象......

  • 上三章提要:

    ...失了,他开始以为是有人救了自己,欣喜异常,谁知意识却不由自主地沉入到了神力池边,然后就看到了这匹狼。 躺在神力池内的雪狼半睁开一只眼望了他一眼,然后又沉睡起来。 “你不是小灰灰,你是谁呀,怎么会在我的神力池里面?”炽竹忍不住问道。 雪狼又半眯缝一只眼,瞧了他一眼。从它那眯缝着的细小的眼神中,炽竹很明显地看出了对方表现出来的不屑,以及对自己的蔑视。 炽竹抬头望了望,那颗紫色的珠子此刻不知所踪,不过他大概能够感应出它所在的位置。那颗珠子现在就如同他的思绪一样,只要他想,珠子......

  • 上四章提要:

    ...,说明事情都非常严重。上一次是当年魔皇的神兽电辇出世,好在那一次影响还没扩大,电辇就被圣皇那边的人给解决了,那么这一次又是什么原因? 奭王没有对他们解释什么,在他们赶过来之后,他就制造了这么一堵无形气墙,不但隔绝了金色结界的攻击范围,同时也将他们隔绝在外,害怕他们会不顾一切地冲上来。 这种情况下,五位赤色彩皇也没有互相交流,全都满眼关切地盯着奭王。 只见奭王一会儿摸了摸头上的汗,一会儿又长舒一口气,换一个地方,时不时地又停下手,皱了皱眉,环顾一下四周,苦思冥索一会儿后又继续动......

  • 上五章提要:

    ...天开。 “榭蓝姐姐,那是什么?”涟依忽然开口问道。 榭蓝没有回头,但还是吃了一惊。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上面那两道黑影上面,竟然连涟依何时走到自己身后了都不知道。不过很明显,涟依也才是此刻才走过来的。 听到涟依那稚嫩好听的声音,炽竹立马睁开了眼睛,笑道:“涟依妹妹,你没事啦?” 榭蓝无语地白了他一眼,继续关注着上面的情况,回答涟依道:“紫色火焰是炽竹的攻击,至于那两个黑影,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说不定是想要破开这结界的家伙,然后被结界给攻击了。” “结界——那些金色的网是结界吗?”炽竹与涟依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错,这里之所以阴云密布,就是用来隐藏这道结界的。如果不是炽竹这一击,可能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上面还有这么可怕的结界存在。”榭蓝说道:“这结界的结构与范围,以及防御程度,大到超乎想象。” 同时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得望了一眼远处那颗巨树上的木屋。.....

  • 上六章提要:

    ...也只不过是像水波纹一样荡了几下,然后又归于平静,再次隐没。 “好厉害的结界。”山岭忍不住赞叹了一句。 灵山劫皇走回到原位,手里的羽扇对着方才结界显现处使劲一扇,空气里的风顿时形成了无数的利刃,“嗖、嗖、嗖”地扎了过去。那道结界再次显现,只不过这一次它显现的颜色淡了许多,就好像褪了颜色似的。 见此情景,飞翼一阵欣喜,身形一闪也跑了过来,问道:“两位劫皇前辈的攻击起作用了吗,结界的颜色淡了许多啊。” 谁知灵山却摇了摇头,道:“结界的颜色淡了许多,说明我刚才这一击对它来说还不......

  • 上七章提要:

    ...躺在一张柔软舒适的小床之上,而小灰灰则是趴在自己旁边,耳朵时不时地动一下,正在打盹。...

  • 上八章提要:

    ...榭蓝的惊慌很快就转变成了震撼,就算是此时此刻,她依旧在顶着巨大的压力进行防御,甚至她所布置出的防御在那绝对的力量面前显得很是颓废,几乎都快要顶不住了。 她之前感应过涟依,她的体内的的确确蕴藏着很可怕的力量,只可惜那力量现如今不知为何显得很平静,或许连她本人都不知道自己所拥有的力量。但在某些时候,特别是遇到危险的时候,那些力量肯定会下意识地调动起来,保护她的周全。 可是炽竹呢? 刚才炽竹也跑出了自己的防御,硬生生扛下了空气中依旧肆虐着的力量,或者说那些力量似乎同样对他没有产生任何的作用。 炽竹的确是个普通人,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这一点榭蓝很确定,非常确定。可是他又怎么可能在冲进两股力量交叉的风暴中还能平安无事的? 震撼归震撼,看到炽竹平安无事,榭蓝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松了口气。 但面对这恐怖的力量压制,她刚松下去的一口气又瞬间提了上来。 从外面看进来,.....

  • 上九章提要:

    大奖彩票。。。同时心里也是既惊恐又愤怒,惊恐在于居然有橙皇出现,愤怒在于自己差一点就可以“吃”掉自己一直心仪的榭蓝姐姐了。 榭蓝被她猛地推到地上,试着挣扎了一下,但是身上被巧儿施了术法,根本动弹不得。 第二道橙色箭矢已然发射过来,直接穿透了巧儿面前挡着的木板以及她所拉扯出来的青色光圈,狠狠地插进了她的左肩。巧儿“啊”一声轻吟,想要伸手拔箭,却发现自己根本触碰不到肩膀上的箭。 惊慌之下,她再不敢继续藏在这里,索性翻个身直接撞破身后的门窗,在众人诧异惊恐的眼光中逃之夭夭。 飞翼从窗外翻进。。。。。。

  • 上十章提要:

    ...厉害啊。”炽竹感慨道。 榭蓝心说你要知道刚才被拖行的七晕八素的就是因为眼前这个很厉害的总管的话,估计你就没那么好心情了吧。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剧烈的声响,然后是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传来,紧接着这一大片的土地都开始颤动起来。炽竹一个不稳直接摔到在地上,吓得目瞪口呆,紧紧跪趴在地上不敢乱动。榭蓝和飞翼对望了一眼,眼里尽是疑惑,也带着深深的惊恐。 他们惊疑地望着声响传来的方向,在那边,似乎有一个极为可怕的家伙,正在一步一步地,向他们这边走过来。...

  • 下二章预览:

    大奖彩票...什么事,似乎压根不感兴趣。 “走,咱们去看看。”叶青不理会她,对着众兄弟说道。 老大发了命令,一行人也没有说什么,都展开身形,飞快地往战斗的方向赶。那边战斗的状况看起来很是惨烈,算得上是惊天动地,哪怕离得这么远,叶青他们都能很清晰地感觉到因为战斗传递过来的力量余波,简直强得可怕。 “你们多什么事,人家神术师打架,关你们什么事?”巧儿跟在后面,但语气冰冷地抱怨起来,“对方力量那么强横,就凭你们,难道还想去参一脚?” 叶青铁青着脸,没有说话,其他人也没有说什么。 对于......

  • 下三章预览:

    。。。 “哼,恨什么恨,要是敢惹我,我就叫伯父把他们都杀了。”夏莺对于那几个赤色彩皇回头一瞪也是非常不满,飞翼没敢与他们对视,夏莺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同样给瞪了回去。 唯有炽竹愣在原地,满心念念的都是榭蓝的身影。 她明明说自己要到圣都寻找飞翼哥哥的,现在飞翼哥哥出现在了这里,可是榭蓝姐姐呢?难道她又一个人去寻找那位未知的冲破极限的人皇去了吗? “炽竹哥哥,我们走吧。”炽竹还在愣神之中,夏莺忽然拉了他一下,打断了他的思绪。 “飞翼哥哥,你现在去哪儿,回东夏城吗?”夏莺。。。。。。

  • 下四章预览:

    ...陷入了昏厥当中。 “炽竹。”见炽竹突然晕倒,榭蓝与夏莺都急忙跑过来,围住她们的卫队彩皇们也并没有阻止。而且现在他们也还没有平静过来,内心深处那股难以承受的恶心感依旧还很强烈。 听到白皇说这是魔族力量之时,他们全都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今天遇到的这个少年彩皇,简直是一次又一次地给他们带来翻天覆地的震颤。 无论是彩皇境界拥有神兽,还是以蓝皇之境与白皇交手,以及最后这可怕的魔族之力,都让他们终生无法忘怀今天所见证过的一切。 这白皇毕竟实力强悍,炽竹晕倒以后,那魔族之力便消......

  • 下五章预览:

    。。。,失败就该杀,这没得商量。 至于接下来要去哪儿,他自己也不清楚。 目前只有白皇境界的他,唯有找一个偏远的地方隐藏起来悄悄修行,等到哪一天成功晋升劫皇,有了进入空间袋的能力之后,便可高枕无忧。 只要在这阶段内这位元帅不要找他的麻烦就行。 卫队彩皇们和枯蟒白皇离开以后,榭蓝和夏莺便急忙到炽竹面前,查看他的状况。 不过她们刚跑过来,炽竹便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显然有些疑惑,自己这睡了一觉,怎么敌人全都不见了? 接着他再看一眼榭蓝和夏莺,顿时惊。。。。。。

  • 下六章预览:

    ... “明明是你儿子为难我们,怎么,现在反而要把过错全推给我们不成?”夏莺顿时也怒吼道:“我和炽竹哥哥本来应圣皇的宣召而进宫面圣,你儿子三番五次阻挠我们,要是闹到圣皇面前,只怕你这元帅也保不住他。” 司铎瞪了她一眼,想要发作,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道:“夏莺公主,看在奭亲王的面上,今日之事,我就不作任何追究。你们踏出我元帅府的大门以后,所有恩怨也都化为乌有,至于我儿子犯下的事,我自会处置。” “好。” 面对着这个随时可能会暴走的劫皇,夏莺也很识趣地借坡下驴。虽然炽竹一直以来的......

  • 下七章预览:

    ...,失败就该杀,这没得商量。 至于接下来要去哪儿,他自己也不清楚。 目前只有白皇境界的他,唯有找一个偏远的地方隐藏起来悄悄修行,等到哪一天成功晋升劫皇,有了进入空间袋的能力之后,便可高枕无忧。 只要在这阶段内这位元帅不要找他的麻烦就行。 卫队彩皇们和枯蟒白皇离开以后,榭蓝和夏莺便急忙到炽竹面前,查看他的状况。 不过她们刚跑过来,炽竹便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显然有些疑惑,自己这睡了一觉,怎么敌人全都不见了? 接着他再看一眼榭蓝和夏莺,顿时惊......

  • 下八章预览:

    大奖彩票... “明明是你儿子为难我们,怎么,现在反而要把过错全推给我们不成?”夏莺顿时也怒吼道:“我和炽竹哥哥本来应圣皇的宣召而进宫面圣,你儿子三番五次阻挠我们,要是闹到圣皇面前,只怕你这元帅也保不住他。” 司铎瞪了她一眼,想要发作,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道:“夏莺公主,看在奭亲王的面上,今日之事,我就不作任何追究。你们踏出我元帅府的大门以后,所有恩怨也都化为乌有,至于我儿子犯下的事,我自会处置。” “好。” 面对着这个随时可能会暴走的劫皇,夏莺也很识趣地借坡下驴。虽然炽竹一直以来的......

  • 下九章预览:

    ...,失败就该杀,这没得商量。 至于接下来要去哪儿,他自己也不清楚。 目前只有白皇境界的他,唯有找一个偏远的地方隐藏起来悄悄修行,等到哪一天成功晋升劫皇,有了进入空间袋的能力之后,便可高枕无忧。 只要在这阶段内这位元帅不要找他的麻烦就行。 卫队彩皇们和枯蟒白皇离开以后,榭蓝和夏莺便急忙到炽竹面前,查看他的状况。 不过她们刚跑过来,炽竹便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看了看四周的情况,显然有些疑惑,自己这睡了一觉,怎么敌人全都不见了? 接着他再看一眼榭蓝和夏莺,顿时惊......

  • 下十章预览:

    ... “明明是你儿子为难我们,怎么,现在反而要把过错全推给我们不成?”夏莺顿时也怒吼道:“我和炽竹哥哥本来应圣皇的宣召而进宫面圣,你儿子三番五次阻挠我们,要是闹到圣皇面前,只怕你这元帅也保不住他。” 司铎瞪了她一眼,想要发作,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道:“夏莺公主,看在奭亲王的面上,今日之事,我就不作任何追究。你们踏出我元帅府的大门以后,所有恩怨也都化为乌有,至于我儿子犯下的事,我自会处置。” “好。” 面对着这个随时可能会暴走的劫皇,夏莺也很识趣地借坡下驴。虽然炽竹一直以来的......

    相关小说

  • 九尊神印

    九尊神印

    nbsp; 然而,在龙尘参悟至尊宝物时却突发意外,被那至尊宝物拐带,转生在了一个小小部落的少族长身上。
        从此以后,他练最顶级的功,吃最顶级的丹,用最顶...

  • 宦海特种兵

    宦海特种兵

    底,因为某个原因复员的退伍兵安天伟,步入宦海。且看安天伟如何凭着一身过人本领和胆识,混的风声水起。

  • 危险首席:逮捕小萌妻

    危险首席:逮捕小萌妻

    ,世界上是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无需多言,她的存在就足以惊醒他所有的感觉。墨以深抑制心底的激悦,斜睨言优,语气客套:“我很好,多谢关心。”他的淡然,令言优觉得委屈:“墨以深,我大老远...

  • 霸道老公的诡眼娇妻

    霸道老公的诡眼娇妻

    她四处寻找那个能逆转星盘扭转时空的太乙八卦盘,直到,遇到了他……

  • [综]悲剧人物回收站

    [综]悲剧人物回收站

    而悲剧一生。本文回收悲剧人物,改变人物命运。当然……是以女主[女票]男主的方式w
        武侠,历史故事都有,作者初次尝试这个领域,写的不好,小主们手下留情(?&...

  • 校草,我们恋恋爱吧

    校草,我们恋恋爱吧

    感的魏时云却横生醋意,强势宣布自己的主权,却不知这是个圈套,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她。“你是我的人,不论有没有契约,你只能交给我。”

  • 遇见天空
  • 今天开始打职业[电竞]

    今天开始打职业[电竞]

    成了问题儿童
        顺利成为职业选手之后
        她总觉得自家上单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让她很方......
        日...

  • 凤倾天下,魔帝别太宠

    凤倾天下,魔帝别太宠

    rn“我饿了。”“翡翠水晶饺。”“我渴了。”“香草凝露。”“我累了。”“小花给你捏捏肩。”rnrn殊不知,呆萌无害小花妖有着不为人知的邪恶面。rnrn看着熟睡的某女,某男目光火热,舔了舔唇...

  • 暗灵瞳

    暗灵瞳

    了他的命,迷雾被解开的那一瞬间,他才知道原来一切不过都是一场宿命的纠缠,不管是鬼眼还是诅咒,一切都应验了,这本就是他胡家人该承受的一切。

  • 鬼手医途

    鬼手医途

    多人和势力,棋逢对手的白面人、军队神级人物龙在天、阴暗使者成言喻、苏氏集团辛秘人物...而这些错种复杂的人物的背后关系却同时指向了几个神秘人物,这其中就有秦枫的爷爷秦逍遥。秦枫凭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