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1章 真不在乎

推荐书 最新章节目录 加书架

    听到杨涛的声音之后,瞬间,金毛双目之中的黑芒就开始消散了起来。

    不过,在没有任何人注意到的地方,有一丝丝的黑线,化为了一个古怪的符号,烙印在了金毛双眸的深处,然后消失不见。

    “涛哥?!真的是你。”

    金毛双目之中,有金芒划过,看到了一个两个身影,一男一女,直接从远方而来。

    “来者何人?”

    “施主,这事情是我佛门之中的事情,还请避让。”

    “施主,我们不想和你产生误会。”

    三个人僧人,齐齐开口,同时涌动佛光,想要阻拦杨涛。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杨涛的速度在瞬间加快,仅仅是刹那的功夫,就来到了金毛的身边。

    “刚刚……速度是怎么回事?”

    哪怕是雪兰,在经历刚刚的速度的时候,整个人灵魂都出现了轻微的晃动。

    仿佛有点不能够适应,这样强大的速度改变一般。

    “就是一种加速的秘法罢了。”

    杨涛没有多说,这可是和时间之力有关,如果能够不透露出去,还是不要透露的好。

    哪怕是知道自己是遁空门的传人的人,都仅仅知道自己能够动用空间之力。

    至于时间之力,如果不是白家,杨涛也不能够动用。

    既然这是一个变数,那自然是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动用的好。

    而且,杨涛还发现,此刻,自己对时间之力的掌控,随着自己进入地仙等级,再次加强了几分。

    “哦?!”

    这样的秘书,雪兰听都没有听说过,刚刚那速度的体现,让她有种错觉。

    仿佛根本就没有经历任何的时间,就跨越了这么长空间的距离。

    这才让自己的灵魂,出现这样的不适应。

    既然杨涛不想多说,雪兰自然也不会多问。

    “施主,这是我佛门之事。”

    僧人显然也被杨涛刚刚的速度给吓到了,他们三人暗中对视了一眼。

    但是显然,他们是不会放弃金毛的。

    “你们是佛门之人?”

    杨涛面带狐疑,直接开口询问。

    “没错。”



(第1/3节)当前918字/页

前章提要:。。。。。。

后章提要:。。。。。。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 一念永恒 飞剑问道 牧神记 圣墟 永夜君王 逍遥小书生 惊悚乐园

    相关章节摘要

  • 上二章提要:

    。。。。。。

  • 上三章提要:

    ......

  • 上四章提要:

    。。。。。。

  • 上五章提要:

    ......

  • 上六章提要:

    。。。。。。

  • 上七章提要:

    ......

  • 上八章提要:

    ......

  • 上九章提要:

    ......

  • 上十章提要:

    ......

  • 下二章预览:

    ......

  • 下三章预览:

    。。。在外面打劫会比较好。” 金毛接下来的话,让杨涛恍然大悟。 “堕魂渊只有三个出入口,我们完全可以守住啊。当然,可能也有很多人,都是这样想的。” “毕竟,堕魂渊里面,可是有很大的危险的,哪里有在外面守株待兔来的简单?” 金毛甚至表示,如果自己不是遇到了那些佛门之人,他都打算守住一个出口,碰碰运气的。 “额……这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主意,如果你想的话,完全可以守着。不过我不行,我不能够让任何意外发生。” 杨涛不想多说,李文婷的情况,不能够拖了。他不想用这样的方法去赌。。。。。。

  • 下四章预览:

    ......

  • 下五章预览:

    。。。了点头,想要去感受。 噗嗤~ 但是,在刹那间,她就直接喷血了。 “不行,这不是我能够感受的。” 雪兰脸色苍白,同时,不断的出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施展封印。 “怎么?难道你也……” 杨涛感到无比的惊讶,仅仅是感受都能够出现这样的问题。 而且,雪兰的身上,也冒出魂光。 “可恶,杨涛,我……我好像控制不住了。” 雪兰满脸焦急,不知道如何才好。 半圣之下,上不了她。 但是! 如果自己的灵魂被拘禁了,那也死掉了啊。 这堕魂。。。。。。

  • 下六章预览:

    ...着高人一等的姿态,傲视着周围所有的神将和地仙强者。 斗战之名,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额?鸟人,你也想要和我动手?” 杨涛眼皮子抬了抬,很不屑的开口。 “混账,你知道我是谁么?” 斗战天使,一秒破功,刚刚的傲然,刹那消失不见。此刻如同一个被戳穿了自己妆容的骂街泼妇一般。 “哼,眼界太低,我这样的同境界无敌者在你的面前,都不自知。” 斗战天使开口,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那份刚刚消散的从容和傲然,瞬间再次涌现了出来。 “喂,难道你不......

  • 下七章预览:

    ...了点头,想要去感受。 噗嗤~ 但是,在刹那间,她就直接喷血了。 “不行,这不是我能够感受的。” 雪兰脸色苍白,同时,不断的出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施展封印。 “怎么?难道你也……” 杨涛感到无比的惊讶,仅仅是感受都能够出现这样的问题。 而且,雪兰的身上,也冒出魂光。 “可恶,杨涛,我……我好像控制不住了。” 雪兰满脸焦急,不知道如何才好。 半圣之下,上不了她。 但是! 如果自己的灵魂被拘禁了,那也死掉了啊。 这堕魂......

  • 下八章预览:

    大奖彩票...着高人一等的姿态,傲视着周围所有的神将和地仙强者。 斗战之名,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额?鸟人,你也想要和我动手?” 杨涛眼皮子抬了抬,很不屑的开口。 “混账,你知道我是谁么?” 斗战天使,一秒破功,刚刚的傲然,刹那消失不见。此刻如同一个被戳穿了自己妆容的骂街泼妇一般。 “哼,眼界太低,我这样的同境界无敌者在你的面前,都不自知。” 斗战天使开口,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那份刚刚消散的从容和傲然,瞬间再次涌现了出来。 “喂,难道你不......

  • 下九章预览:

    ...了点头,想要去感受。 噗嗤~ 但是,在刹那间,她就直接喷血了。 “不行,这不是我能够感受的。” 雪兰脸色苍白,同时,不断的出手,在自己的身上,不停的施展封印。 “怎么?难道你也……” 杨涛感到无比的惊讶,仅仅是感受都能够出现这样的问题。 而且,雪兰的身上,也冒出魂光。 “可恶,杨涛,我……我好像控制不住了。” 雪兰满脸焦急,不知道如何才好。 半圣之下,上不了她。 但是! 如果自己的灵魂被拘禁了,那也死掉了啊。 这堕魂......

  • 下十章预览:

    ...着高人一等的姿态,傲视着周围所有的神将和地仙强者。 斗战之名,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额?鸟人,你也想要和我动手?” 杨涛眼皮子抬了抬,很不屑的开口。 “混账,你知道我是谁么?” 斗战天使,一秒破功,刚刚的傲然,刹那消失不见。此刻如同一个被戳穿了自己妆容的骂街泼妇一般。 “哼,眼界太低,我这样的同境界无敌者在你的面前,都不自知。” 斗战天使开口,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那份刚刚消散的从容和傲然,瞬间再次涌现了出来。 “喂,难道你不......

    相关小说

  • 历史奇迹
  • 雨之跋─The Forget Love In The Rain’s Space

    雨之跋─The Forget Love In The Rain’s Space

    p;  『这一切的一切...却只像秋雨一般。』
        『单纯结束。』---取自序篇
        结束了...
        连...

  • 女帝天尊

    女帝天尊

    从那以后,凤梦熙的生活里全是摄政王。“嘿,小哥肤白貌美,面若潘安,有没有兴趣跟我混?”“我独爱江山。”黯然离开的凤梦熙,打怪兽,争天下,一不小心,又落进了摄政王手里。凤梦熙瞪着眼...

  • 对面女孩不愁嫁

    对面女孩不愁嫁

    了更年期,还有,我的好闺蜜小远子,你又是闹哪样?小冯,你的戒指出手了吗?奶奶,您哭什么?还有你,林樾,当真要我负责?叶子新,你小子能不能长点心……我的天,我是不是也太忙了?好吧!就...

  • 游戏式的日常生活

    游戏式的日常生活

    么的,光是为了吃饭妾身也得做啊。普通任务……少女哦,你的事妾身会好好的给你解决掉的,只要(gei)你(wo)放(jiang)心(li)。隐藏任务……哟,今天的运气不错么,不知道奖励会是啥。触...

  • 他来时夜色正浓

    他来时夜色正浓

    他!”那时,李瑶觉得廖凡是世界上最血性最魄力的男生。面对邪恶,他教会她狠辣;面对冷漠,他说你要更冷漠;直到任萱萱挽着廖凡手出现,李瑶没想廖凡会用自己来告诉她什么是虚伪和背叛。她倾。。。

  • 魔剑靖边

    魔剑靖边

    记忆,命师以天雷毁身的代价为其改写命格;帝君亲封靖边侯,他持天邪魔剑征伐边疆,只为寻找碎星文明消失的可能原因;他不惜远遁异域寻觅智慧天道,最终心系苍生命运,在天下乱局中不助纣为虐...

  • 随身空间:重生太子妃

    随身空间:重生太子妃

    !经历了一系列的意外之后,因祸得福的发现自己拥有了一个巨大的随身空间!虽说这个空间挺坑爹,但也起码也算半个金手指。可自己重生后,总是遇到这个禽兽太子是什么鬼?好吧,遇上就遇上吧,...

  • 超越时间

    超越时间

    既定的路线,超脱时间之外。欲成就全知全能的超越者!但因世界的压制,事情变得错综复杂,七人被牵扯其中,迫不得已展开厮杀!有人疯狂,有人坚定,有人迷茫!然而随着游戏的进行,事情却远非...

  • 山海诡录

    山海诡录

    古城遇难、巨蟒逃生……从荒漠到冰雪终年不化的深山,一个延续千年之久的秘密,几代人前赴后继寻求的真相,终于逐渐显露出它本来的面目……